艺术风格缔造生命之传奇  马学武

——专访新疆玉雕界顶尖大师马学武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0年11月09日 18:30:18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依然为新疆玉雕艺术发展之路思虑的马学武大师
 
    风格是思想的衣裳,是由一个人内在素养、思想乃至哲学观所决定的外在表现,它是人的品格、气度和风采,是一个人从一群人中脱颖而出的特点。不古不今自成一家,就好像玉雕大师马学武和出自他灵感设计的每一件和田玉雕作品,风格傲然,技法圆熟。

十年前初见马学武大师的时候,他还在为新疆有好玉而无自成一派的上乘雕工而忧心忡忡,那时谈到和田玉,他说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创新”,他说如果和田玉在雕刻技艺与雕刻主题上仍旧跟随扬州、苏州内地的创作技法,那么新疆就会失去和田玉这个最有价值的文化资源。

十年独行 苦探玉雕路

此后十年中,马学武开始放弃已经走了30年的“宫廷派”路子,转而在一条完全陌生的路上开始了孤独的探索。在近日马学武举办的个人玉雕展上,展出了他新近创做的好些件玉雕作品,无论从题材还是设计上都非常大胆,同时也能看出在玉雕技艺与设计思想上他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玉雕理念,如《和田玉女》、《孕育》等作品,将玉的天然美设计者的巧思很完美的结合在一体,也完全颠覆了观赏者对传统玉雕的印象。看到他已经形成了自己成熟创作思想,我很想知道马学武这一路探索而来的心理历程。于是我和马先生在初秋的一天约在他的工作室里,谈起了40年的玉雕人生。没想到马先生一开口便很谦虚地说,30年前自己并不明白和田玉,直到30年后才真正了解和田玉的内涵。

他说,玉雕者技艺的高低、情致的雅俗,底蕴的深浅、眼界的宽窄,乃至审美趋向、经验积累,都是决定玉器品质的重要因素。一件优秀的玉器作品是雕玉者综合素质与水平的结晶。

马学武大师接受天山网收藏频道专访
 
   “和田玉的雕琢手法要遵照因料施艺,挖脏掖绺,俏色巧作,化瑕为美的原则,尽量突出和田玉天然的美,雕物而现意境,显示大气、刚劲的特质和生命感。在进行和田玉雕艺术创作时,要以鲜活、动感、自然为主,才能体现和田玉的生命感。有生命才有沟通。人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僵硬的城市里,一切活动都被严重的格式化。因此,我脑子里一直在构思如何在设计方面让和田玉‘苏醒’,赋予它灵性,展现它的生命之美! 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我的玉雕创作充分展现了和田玉天然的石质美,尽力突出其柔韧性和油润性,通过艺术加工得以升华,作品既不失和田玉天然魅力和神韵,又使其增添了丰富的文化内涵。” “一件真正成功的作品应当看不出任何“雕琢”的痕迹,似乎是天然长成之物,这是和田玉艺术的最高境界。和田玉的雕琢手法要遵照因料施艺,挖脏去绺,俏色巧作,化瑕为美的原则,尽量突出和田玉的美,雕物而现意,显示大气而刚劲有力之感,雕形而见神韵,使和田玉雕以独特的艺术魅力,创造出传世精品,让古老的和田玉雕得以“苏醒”!
 
   让古老的和田玉雕得以“苏醒”
 
 “和田玉究竟是重在赏玉脂还是赏雕工?自古至今,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是直接影响和支配创作理念的根本问题。我认为微雕工艺并不适合用在和田玉体上,而适合用在有色玉种上,并且在玉体上过多的突出形象和复杂、烦琐的刀工也是不太妥当的。这是因为和田玉是单色的,微雕的层次感和线条的错落感无法在玉体表面得以鲜明的体现。如果在玉的身上做微雕,既损坏和田玉的肌肤质感,也无法显示出精湛的微雕工艺,必然会造成既无法赏“雕”,也无法赏“玉”的结果,也更不能很好的展现和田玉的美了。用和田玉去雕琢富有生命感、动感和力量感的艺术作品是最理想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我发现和田玉体如凝脂,质地坚韧细腻,刚柔并剂。假如用和田玉塑造人物的话,她既能表现男性的阳刚之气,展现出男性坚毅顽强、豪放的精神气质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又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女性的阴柔之美,给人以既高贵、典雅、娓婉细腻之感。总之,和田玉主要是用来展现内在的和精神方面的东西。和田玉的肉质象青年的肌肤,饱满有光泽,富有弹性,透出油脂,充满青春气息和旺盛的生命活力!这里要注意,只要雕的是活物就要让她动起来,有生命感。再者,及便是雕无生命的东西,也要刻划出动感。作品并非一定达到微妙微肖之程度,但一定是传神之物,要有灵魂,在和田玉的雕琢方法上要突出一个“美”字和“灵”字,不能过多的表现象形的东西,正所谓“不像没有意,太像没有艺”。关于继承与创新,马学武也有自己的认识。 “新疆著名作家周涛曾给我说过一句话:创新是最好的继承。我觉得这话说得很好。我们知道,传统的玉雕作品的寓意有不少如‘年年有余’、‘马上封侯’等等,这些寓意反映的是那个时代的生活和文化。如今,时间已把我们带入了21世纪,国家、民族、地域的文化沟通与融合,使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更为丰富,视野更为开阔。因此,玉雕创作的思维和观念也应与时俱进,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开拓创新、不断发展。玉雕作品的寓意应有新意,要有强烈的时代气息。” “作为当代的玉雕艺人,应该抓住古人留下来的丰富的题材和文化遗产,进行发扬和创新,既要“吃老本”还要立新“功”,不断提高玉雕产品的艺术价值。
 
    大师的草根之路
 
   14岁时便非常幸运地师从著名玉雕大师韩文良先生。“韩老艺人是最受大家尊敬的权威,买料的是他,切料的也是他,练就了一双看料的特殊眼力。”

跟随韩文良,马学武得到了“宫廷派”玉雕艺术注重造型、色润形美的真传。

聪明伶俐而勤奋刻苦的马学武,很快干出了名堂:第一次独自完成的“香炉”,就备受老师傅们的赞赏;第一次参加全厂玉雕大赛,就获得了炉瓶项目第一名;厂子实行计件工资,他月月“拿钱”是第一……

20世纪80年代,马学武在新疆玉雕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了,但此时,他却不安分了……在30多年的艺术创作道路上,马学武与和田玉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和田玉也成就了他的一番事业。经历了种种坎坷和挫折后,他对和田玉的那份执着依旧不减,并且愈加强烈……  “长期以来,玉雕在中国形成南北两大派别:北派风格趋向于端庄正统,南派风格趋向于细腻婉转。而作为原料产地的新疆,由于加工技术落后,作品缺乏地方特色,没有自己的知名品牌,众多厂家只好拿原料在外省市加工,新疆处于‘手捧金碗乞求人’的境地。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与和田玉相识是最大的幸福”

在多年的探索中,马学武产生了创立“新派”玉雕的想法。在他看来,“新派”玉雕创作应大气、粗犷,能反映新疆的人文景观和自然地貌,表现出新疆大漠孤烟、瀚海雪山的风情。

马学武说,成立和田玉文化艺术研究院的目的,就是对创立新疆玉雕流派的诸方面进行探讨和研究,同时,聘请内地玉雕界大师和玉石界友人来疆共同研究新疆和田玉。

“当然,我还有一点‘私心’,就是想通过这个平台给自己的肚子里多装点墨水,给脑袋瓜开开窍。”“我老是在想,和田玉出在新疆,‘玉石之路’又是新疆人最早走出来的,新疆怎么能没有和田玉博物馆呢?要认识新疆,要了解新疆的文化,去走走玉石之路和丝绸之路,就能有所感悟,那是两本博大精深的书。”

在马学武的憧憬中,“新疆和田玉博物馆”不仅能够展现出中国和田玉沧桑厚重、博大精深的历史脉络,同时还能让人零距离观察与研究和田玉雕艺术作品。

博物馆的建设资金投入巨大,展品收藏不易,难以产生经济效益,在新疆个人力量兴办的博物馆几乎是凤毛麟角。而马学武身上就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认准的事一定要做成。

“2006年5月,有关政府部门批复了我递交的建立新疆和田玉博物馆的申请书。我马上作出决定:2006年7月26日,博物馆开业。”

要在短短两个月内建设一座博物馆,谈何容易!

为了心中的梦想,马学武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那些日子,真是忙得饭菜塞进嘴里不知道什么味,跑出去办事一上车就打呼噜,没有白天晚上的概念。”

新疆和田玉博物馆,一进展厅,观者就可以尽览一幅和田玉分布图,辅以和田玉原产地采集的璞玉,展现从塔什库尔干向东经叶城、皮山、和田、于田到且末、若羌一线,东西长1100余公里的和田玉产地、遗址以及沿途风光特色。

博物馆的整体色彩,以凝重粗砺的红泥色为主,反映了玉石文化的悠久历史,使人不禁联想起“玉石之路”的艰辛与沧桑。而展台、展柜的装潢清新典雅,以凸显和田玉艺术作品“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的气质。 “和田玉博物馆应该是中华古代文明的一个缩影,浓缩玉石之路于一室,融会文化艺术为一体,是打开和田玉文化宝库的一把钥匙,是世界了解中国和田玉文化的一个窗口。”和田玉业内人士认为,马学武的这一创举,在我国源远流长的和田玉历史文化中增添了光彩夺目的一笔。

马学武深情地说,和田玉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无价之宝,因为他不仅仅是一种玉石,更是一种从古至今长盛不衰的文化,和田玉原料又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和田玉是祖先留给世人的无价之宝,因为它不仅仅是国宝,更是一种从古至今长盛不衰的文化。 马学武说,缘分有两种含义。一种缘分是:如果你觉得缘分是上天注定的,你的一生只是听从命运的安排;而另一种缘分呢,就是自己把握,自己追求。马学武说他是幸运人,干着自己喜欢的事儿,与和田玉相见、相识、相知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幸事。

 

 

 

 

温云楠 稿源: 天山网原创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查看>>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