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错玉雕作品大赏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1年06月08日 18:00:58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该作品2004年11月在北京获“中国玉石雕刻作品天工杯”银奖。

规格:高18㎝ 宽12.5㎝

设计 制作: 马进贵

件稀世珍宝是在5公斤晶莹透亮、洁白无瑕、纯净度好得难有其二的水晶石上做成的。他将这只杯设计为六瓣形,让杯身富于变化,增强立体动感。杯身下部呈圆形,上下三个圆大小略有变化,不落俗套,匠心独运。难度最大的杯底部的足是中间带孔的钱币,这个创艺可谓古今中外绝无仅有。这项设计构思花了马进贵一个多月时间。

把设计变成旷世珍宝,他面临两大难题,一难是错金宝石的镶嵌。金银错工艺不同于金镶玉工艺,金镶玉工艺与金银错工艺的根本区别是被镶嵌物体的固定方法。金镶玉工艺是采用焊接、爪齿、包边等方法将被镶嵌物体固定并凸现在表面,该工艺在金银器加工行业及首饰加工行业广为应用。而金银错表现手法是在器物表面绘出精美图案,依图案之形錾出槽沟将纯金或纯银拉成细丝或压成薄片嵌入图案中,而且打磨平整,抛光磨亮,使所表现的图案与被嵌物品形成强烈的色泽效果和绚丽夺目的光泽。

二难在于,传统的金银错都是镶嵌于和田玉中,和田玉柔韧性很好,是施以金银错技法的理想的材质,和田玉纯净一色的玉底,镶嵌金银错及宝石相配的纹饰,那是金玉良缘的最佳组合,是“金版玉底”的盖世无双。然而,马进贵现在要做的是,在水晶体上错金嵌宝石。水晶的硬度不次于和田玉,而脆性极强,在水晶杯上錾出纹丝不差的槽沟和鲜活的花卉凹形,准确无误地将金丝、金片、宝石镶嵌其中,工艺的难度和面临的挑战都是空前的。

半年之后,一件高18厘米、镶嵌268颗宝石的“水晶错金嵌宝石花形杯”脱颖而出。红、蓝、祖母绿三色宝石开放的花朵和莨苕纹金灿灿的枝叶交相辉映,与晶莹剔透的水晶杯珠联璧合,熠熠生辉。底部每只足双面各嵌6颗宝石,36颗宝石与杯顶杯身相得益彰,衬托出足下生辉的光彩。

马进贵和“玉”打了一辈子交道,对玉感悟颇深。他总结说:“玉器是石器中的精品,自从人类认识到了石头的重要价值之后,也渐渐地对玉有了认识,并且愈来愈深刻,形成了玉文化。自古迄今,玉文化沉淀深厚,成了高尚文化。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惟一把玉文化从远古至今延续下来的民族。玉文化包含有神话、宗教、民俗、技术、艺术、哲学、思想、政治、经济等等,玉文化涵盖面相当广泛,几乎是方方面面,它不同于任何东西。在人类历史上,玉曾经是权力的象征、财富的象征和智慧的象征。玉的质地细腻致密、硬度大、韧性强、质地表里一致,代表道德中的‘忠’、‘义’、‘信’、‘智’、‘勇’,有崇高的玉德之说,是我国道德的重要方面。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市场经济以后,在我国更是体现了玉的物质价值。我在玉文化中学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一下子难于说完,仅就做人做事方面,我领悟到了‘人生一世,要先做人,再做事,端正心态,平衡心理。’”他从1964年不满十八岁进新疆玉雕厂学徙以来,四十多年了,有了这种认识和心境,从一个玉雕门外汉,成长为享誉全国的中国玉雕大师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发掘并熟练掌握了中国传统高难度玉雕金银错“独门绝技”,被业界称为“玉雕金银错当代第一人”。他现在还是新疆宝玉石协会副会长、新疆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和新疆玉沅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1947年10月20日,马进贵在现乌鲁木齐市的一个回民家中呱呱坠地了。他从小就喜欢美术和泥塑,凭着自己的天性和悟性,总是爱搞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创意,作品虽然很稚嫩,但也表现出了许多新意。1964年,不满十八岁的他报名考上了刚刚成立的新疆玉雕厂,当了该厂第一代创业者。当时,他的应试作品是画了一个花瓶,师傅们通过作品看出了他是块料,可以培养。

他以前听人说过玉器,但从来没有见过。从那时起,他要学习玉雕技术了,内心特别激动。当他第一天进车间参观完之后,看到了以前从未看见过的景象,把一些虚幻的东西物化了,心里既惊喜又新奇,兴奋极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玉雕技术。进厂前半年,按照厂领导的统一安排,他和其他学徙工一样先接受了劳动锻炼,然后才能上机学技术。他是一个不怕吃苦的小伙子,什么杂活都干,不管再脏再重,他总是抢在别人前边干,每次都干得又好又快。师傅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对他的所作所为给予了充分肯定。

他的师傅是从北京请来的二十多岁的张丽华(后更名为张志宏)女士,也是他的第一任老师。劳动半年之后,马进贵开始上机学习玉雕技术了。第一天,他特别感到新鲜,在张师傅的指导下,他开始用脚蹬着砂轮学习打磨玉石。他学得特别用心,甚至连上厕所也怕耽误时间。张师傅给他讲了许多有关玉的历史知识和科学知识,并介绍了一些珍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里的玉雕珍品,太有趣了。在师傅的教导下,他知道了玉雕技术在当时手工艺中是最高雅的技术,因此而感到很有荣誉,非常自豪。

张师傅对他很耐心,总是不厌其烦地手把手地教。一是进行德育教育,教他怎样做人做事;二是传授技术。当时没有玉雕资料和书籍,张师傅就用手给他画资料看。没有铅笔和橡皮,张师傅给他买。考贝纸和橡皮泥在乌鲁木齐买不到,张师傅就从北京买。这些开销都是张师傅掏的腰包,因为当时马进贵家里还很穷,拿不出钱来。一段时间之后,马进贵开始对玉雕器材有了初步认识,技术上也渐渐开始入门。张师傅的技术很好,思想也不保守,总愿把自己掌握的东西全部传授给徙弟。她要求很严格,一招一式,要让马进贵必须过关。马进贵也特别用功,白天跟着师傅学,晚上抓紧时间练基本功。张师傅每天晚上还要跟着指导他。

玉雕这个行业很特别,雕刻玉器只须一次性成功,否则就是失败,并且无法挽回。因此,每次在雕刻前,都要认真思考和反复练习,画好图形,做好泥塑,打好腹稿,直到胸有成竹,完全有了把握。马进贵在师傅那里主要学的是雕刻动物技术。要掌握好这项技能,除了需要掌握玉雕方面的一般技术外,还必须对每种要雕刻的动物进行认真的研究,把这种动物从物化中进行抽象化思考,使其上升到艺术的高度。脑海中的这种动物必须有整体感,既具有具体实物的特点,又有艺术性。一句话,将要雕刻的动物既要有个性,有灵气,有神气,又要突出艺术作品的特点,栩栩如生。例如雕刻马吧,雕刻者首先要对马有个直观地了解,特别是马的肌肉、骨骼的分布,体形体态的个性,必须弄清楚。然后对它进行抽象化艺术化思考,琢磨着如何体现出艺术品的神韵来。这既需要对马进行认真地观察,又要进行抽象思维,在脑海中形成一个神气十足的艺术作品,然后把它在纸上画出来,用橡皮泥做出来,直到彻底满意之后再去选料雕刻。整个雕刻过程,一步也马虎不得,否则就会造成失败。马进贵的处女作品就是“马”,整个做马的过程都是在张师傅的严格要求下进行的。当时对马进贵来说,艺术的高峰真的很难攀登,要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简直是难上加难。不过,“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马进贵凭着自己的聪明和毅力,最终达到了老师的要求高度,取得了初步成功。俗话说,“入门并不难,深造也是可以的。”

稿源: 天山网收藏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