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剡鸿魁:书卷意气挥洒新疆壮美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1年08月30日 18:22:17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剡鸿魁油画作品《乐伎》

画作赏析 画家对崇尚裸体的龟兹文化情有独钟,以跨时代跨民族的胸怀,奔放的笔触,热情的色彩,渲染出丝路开放包容的文化形态。

天山网讯:在新疆的艺术界当中,剡洪魁并不是那种名声很大的画家。

独特的画风让他总是游离在主流艺术的范围之外。但他很坦然自己的这种非主流身份。他说:“所谓主流就是时尚的,流行的东西叫做主流。在画界也是,时尚流行的就是属于现实主义的,具象的艺术。那么非主流的就是纯艺术的绘画,这就应该叫做非主流的,它是反潮流的,非常个人化的。”

剡鸿魁的非主流的身份从一开始也许就已经注定了。生于新疆,长于新疆的他从小就酷爱绘画,但是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的限制,剡鸿魁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进入梦寐以求的艺术专业院校。

1959年剡鸿魁进入新疆大学数学系,然而剡洪魁却并不甘心。在转校无望的情况下,剡鸿魁毅然在大三的时候退学,成为一名流浪的画家。剡鸿魁说,那段日子是他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四处流浪,漂泊反而让剡鸿魁在大自然中真正得到心灵的解脱。农村、牧区的生活更让他难以忘怀。

他向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最典型的是我一个人到南山,住在牧民家里三个月。跟他们一起生活,吃、住、劳动,跟他们孩子一块玩。我住到第三天,就满身的虱子。开始的时候,牧民用牛粪给我擦碗,高山上缺水,所以就用干牛粪给客人刷碗,然后把奶茶盛上。后来关系很熟了,就开始用指头擦碗,一边添,一边擦,表示对你很亲近,像这样的奶茶我都喝过。

不安分的反叛心理在剡鸿魁身上自始至终地存在着,这一点在他的画风上表现的更为突出。剡鸿魁初期的绘画追随着苏联画派的风格,但他一直在矛盾中寻求着变化。

40岁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画风上作了一次全面的变革。他说,他不满足于对纯粹现实的描摹,他更注重于对情绪和意念的表达:“我的画是意象风格,不算是抽象画,但还是有形象的,但这种形象应该算是心理形象,它不是现实形象。所谓心理形象就是说我内心塑造的形象,它不是现实的空间,它是我想象的空间。我想象的人和事和景物,这种形象应该说已经主观化了,感情化了,个人化了,所以它必然带来自己的风格和特点。

在新疆众多画家中,剡鸿魁也许不是最好的一个,但却是非常独特的一位。对于流行在新疆画家中的民族风情画,剡鸿魁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民族风情画限制了画家的视野,大大局限了艺术的表现力。成功的艺术作品应该表现人类共有的某种情绪和意念。所以,剡洪魁的画作有意淡化民族的界限,即使使用民族的元素符号,但画作所彰显的情绪与意念却已经超越了民族的界限。

《亚洲腹地印象系列》与《西域乐舞系列》是剡洪魁的代表作品。在这两个系列作品中,已经无法辨别出画作中人物的原型,甚至看不清人物的性别与年龄。大写意的手法加上对于色彩的独特运用,画作中弥漫的情绪扑面而来,让画作自然显示出别样的气魄。有评论将他称之为“本土当代艺术的先驱实验者与推动人”。

对大多数画家来说,他们更关注着民族风情的东西。而剡洪魁的画作里有民族性的元素,也有超越民族性的东西。他坚定走自己的道路:“我就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有独立意识的画家。所谓超越民族性的东西也是人类共有的东西,就是我立足于西域这块土地,植跟于这块土地,我的画当中有西域的泥土味,有地方的特点。但是,它又是能够被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能够接受的东西,是能读懂的艺术。

作为新疆画院的专职画家,除了参加画院组织的一些活动以外,从1987年以来,剡鸿魁已经很少参加主流的画展了。他说自己这种有意疏远主流的作风并不是所谓的特立独行,而是为了表达自己对艺术本题的固守与回归。

像大多数老人一样,年过六旬的剡鸿魁晚年生活过的平和与富足,喝上一杯清茶,下上一盘围棋,动上几下画笔。剡鸿魁的生活中规中矩,但在艺术上追求独立与自由的精神却从来没有放弃。

尽管经历了几次大的转折,剡鸿魁的人生履历仍然可以算的上是平淡。这与他反叛的性格以及独立主流的作风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剡鸿魁说,他从来不觉得任何不和谐的因素。物质的生活的严谨与平淡并不妨碍精神的飞扬,所以他这一生都是快乐的。

稿源: 天山网收藏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