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亮相保利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1年10月17日 16:42:49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10月20日至30日,由辽宁省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保利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并由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协办的第四届“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如期举办,千年丹青再度现身保利艺术博物馆。

前三届宋元明清大展,以其公益性、广泛性而家喻户晓,辽宁省博物馆是以收藏末代皇帝溥仪携带出宫的宋元书画闻名国内外,山东省博物馆以收藏明清书画名重天下,保利艺术博物馆以收藏回流国宝而知名,三家博物馆的联袂展览,既是国内博物馆之间的“馆际合作”的率先垂范,又是搭建起“千年丹青”展览的文化平台,早已饮誉海内外。这是继北京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成功举办“千年丹青”之后,又一家举办“千年丹青”大型公益展览的重要馆舍。

此次展览,辽宁省博物馆展出的十件作品都是耳闻能详的名迹国宝,宋代 李公麟的《商山四皓·会昌九老图合卷》、南宋高宗书、宫廷画家马和之画的《周颂清庙之什图》、元代著名画家赵孟頫画的《饮马图》和元代宫廷高手绘的《狩猎图》、明代“四家”之首沈周画的《千人石夜游图》、文徵明、唐寅合作的《悟阳子养性图》、陈淳的《草书杜诗卷》、董其昌《行书东方朔答客难卷》、明末清初王铎的《设色山水图册》、清代宫廷画家张镐的《瀛台赐宴图卷》。

山东博物馆展出的有元代东吴士人领袖郑元祐等人的《行书诗翰尺牍》、 明代宫廷画家林良的《雁雀图》、文彭的《行书五律诗轴》、米万钟的《云山赏秋图》、明代高手画的《春亭闲憩图》、清代傅山的《草书五绝诗轴》、王翚的《山水轴》、禹之鼎的《采桑图》、袁江的《渔乐图》、郑板桥的《行书七律诗轴》等。此外,海内外藏家也倾力奉献出一批珍藏多年的古代书画,会让观者大开眼界。

一、宋元书画

宋元书画一直是中国书画展览中的重点,最为抢眼。此次展出的宋元书画近十件作品。其中有辽博藏的宋代传为李公麟的《商山四皓、会昌九老图合卷》,实为南宋高手所画,将“商山四皓”与“会昌九老”故事两大题材合并绘就。全卷以白描手法分别画出秦末高士东园公、甪里、绮里季、夏黄公四人避乱隐居商山的故事和唐会昌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九位退休老人白居易、胡杲、吉皎、郑据、刘真、卢真、张浑、李元爽、释如满等九位老人相聚洛阳履道坊——白居易居所欢聚的“尚齿”之会,既醉且欢并赋诗画画的情景。

图中的建筑采用北宋的界画手法,匀细的线条刻画出建筑物复杂的结构和细部,这种水墨白描的建筑画法延续至元代并发展到了极致。此卷旧题为李公麟,然其画风接近牟益,笔致工谨精细,清秀典雅,尚有李公麟白描的遗意,为大宋王朝的典型画作。如果说《商山四皓图》是文人士大夫功业理想得以实现的象征的话,那么,《会昌九老图》则是文人士大夫致仕后优游林下的写照。此卷在明末清初曾经黎惟敬、高鉴、钱士弘、星岩、梅清等诸家递藏,见诸于《石渠宝笈重编》、《石渠随笔》等画目著录。

南宋高宗书文、宫廷画家马和之画的《周颂清庙之什图》,描绘的是《诗经·周颂》的内容,其内容是西周初年周王朝祭祀宗庙的舞曲歌辞,用典重的词章歌颂祖先的功德并祈求降福子孙。全图绘〈周庙之什〉的十篇诗意,字画各十段,每段画前有《周颂》全文,右书左图,各幅相间,依次为:清庙、维天之命、维清、烈文、天作、昊天有成命、我将、时迈、执竞、思文。

赵孟頫《饮马图》,为其早年学唐人韩幹的作品,引首止菴篆书“饮马图”三个大字,卷中水墨绘奚官饮马情景。奚官,头带幞头帽,身穿僧领窄袖长衫,腰束丝带,足踏长靴,裤腿置于靴内,屈腰曲臂,双手端一盛满清水的大木盆,吃力前行。对面立柱上系一马,星目锥耳,雪花被身,昂首拽缰,作欲饮状。末署“子昂”名款,钤“赵氏子昂”朱文方印,“松雪斋”朱文长方印。此卷画面结构简拙清润,用笔精工,线描细劲严谨,笔意高古雅秀,刻划入微。人物运用李公麟白描画法,神态奕然,马的轮廓用水墨轻勾,局部淡墨晕染,质感极佳。马的体姿丰肥可爱,骨壮膘满,造型准确。

赵孟頫此卷《饮马图》“刻意学唐人”虽然是显而易见的,但细心观察其中也有他自身东西的流露,他在摹古的同时又有新生。比如画面结构虽简拙但较之唐画更显清润,人马线描虽古朴但较之唐画更显遒劲,形象与质感更统一,笔墨更清淡等等,这些都是赵孟頫后来逐渐形成的特有的鞍马画风格。也正是由于这些风格的形成,才使他成为“世人但解李龙眠,那知已出曹韩上”的鞍马画大家。

比利时尤伦斯男爵收藏并见著录于《石渠宝笈》的元代王振鹏的《江山胜览图卷》,有“元代的《清明上河图卷》”之誉,为元代宫廷画家王振鹏所绘,完全是实景山水描绘手法,在画史中独树一帜。此卷比宋代张择端所画的《清明上河图卷》(528厘米)长近一倍。全卷界画完全是徒手绘成,不用界尺,其绘画功夫堪称元代绘画之绝。

王振鹏《江山胜览图卷》,水墨,绢本,画心纵48.7厘米,横950厘米,包首楷书题签为:“王振朋江山胜览图”,卷尾有隶书名款:“至治癸亥春莫廪给令王振朋画”,即元英宗至治三年(1323)的三月。下钤“王振朋印”(白方)、“孤云处士”(朱方)二方。全卷没有引首和题跋,在卷首钤有该卷最早的收藏印:“重诏”(半印,朱方),卷首和卷尾共钤有清乾隆、嘉庆、宣统皇帝的鉴藏印玺十方,在清《石渠宝笈续编》、《石渠随笔》卷四著录,并断定为王振鹏真迹。

《江山胜览图卷》是元代活的历史画卷,再现了元代真实的生活。卷中绘两山(天台山、雁荡山)、两城(永嘉城、瑞安城)、两江(瓯江、飞云江)、两寺(圣寿禅寺、宝坛寺)、一海,即东海。描绘的时间是农历四月初八的浴佛节前后。卷中蒙古族、汉族人物1607人、494幢建筑、舟楫船只68艘、108头牲畜、87只鸟,除人物比《清明上河图》少42人外,其余的都是《清明上河图》的二倍到三倍。

此次展出的元代东吴士人领袖郑元祐等人的《行书诗翰尺牍》,是经过明代文人书法家张弼鉴藏、考证而集成册的,其中包括赵孟頫、倪瓒、陈基、兀颜思敬、郑元祐、杨翥等著名文人画家的手札,是研究元代文人思想、艺术价值观的重要文献,十分罕见。

 
 

二、明代书画

明代书画一直是辽宁省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庋藏强项,此次展出精选的部分展品,多是世人难得一见的巨作精品。如明代宫廷画家林良的《雁雀图》,为其壮年所绘,代表着明代花鸟画的最高境界。图中取水墨为烟波出没,绘凫雁嚵食飞翔之态,颇见清远高逸。他笔下苇草、浅渚劲如草书,或用隶书以求其庄,或用草书以写其态,用笔精巧到位,为后世画花鸟画的典范之作。

明代著名书法家米万钟的《云山赏秋图》,画于天启元年(1621),是米氏传世最为精彩的山水画作,画中五棵松树隐喻士大夫的高洁清远,树间二位文人吟诗作词,仆人随从,远处山峰耸入云端,寺庙隐约其间,全图远近层次清晰,用笔挺劲,墨色浓淡相间,墨色湿润而富于变化。皴染结合,用墨厚重并敷以淡彩,质感强烈。作为明代四大书法家之一的米万钟传世山水画作仅有几件,世人难睹其风。

另一件明代宫廷佚名作品《春亭闲憩图》如同南宋宫廷画家作品一般高雅清新,画中文人高士午睡正酣,仆童伫立。工笔亭阁、写意远景,相映生辉,极有可能是有“明代马远”之誉的王谔所画。王谔用笔工整细密,继承了南宋马远的画法,在笔法上则大胆取舍,常描绘山之一角,在此图中充分表现出他的马远画法之精髓。

吴门画派的作品一直是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强项,此次辽博展出的沈周《千人石夜游图卷》,67岁作,人画俱老,为典型的“粗沈”面貌,景致疏简,淡墨渲染,浓墨点苔,色调层次变化丰富,且运用整饬式勾线,斫拂式短笔皴,画风雄劲而浑厚。另一件文征明、唐寅的《书画合璧卷》,是吴门画派二大家联手之作,愈加珍贵,可谓为“双美”。

明代书法像宋代一样也是帖学大盛的一代。由于明代士大夫清玩风气和帖学的盛行,影响书法创作,整个明代书体以行楷居多,皆以纤巧秀丽为美。特别是以姿媚匀整为工、博大昌明之体的“台阁体”出现,书风日糜。至吴门画派出,才将宋元帖学书法演为繁盛之势,表现出时代性与个性的统一,产生了一大批集大成者。明王世贞《艺苑卮言》云:“天下法书归吾吴,而京兆允明为最,文待诏征明、王贡士宠次之。”

本次展出的明代翰墨撷英,数量颇具规模,诸如文徵明、董其昌、张瑞图、王铎、傅山等名家之作,且多经著名鉴藏家旧藏,尤为难得。如辽博收藏的陈淳的《草书杜诗卷》,行笔迅捷,草书意味颇浓。有人把他的画比作杜诗,干静利落、沉郁痛快。

董其昌的《东方朔答客难并自书诗卷》,分为两部分,前半为《东方朔答客难》,后半为自书五言古诗一首,均有乌丝界栏,款记“戊辰八月”。此“戊辰”年为1628年,董其昌时年74岁。《东方朔答客难并自书诗卷》是董其昌晚年的行书代表作,充分体现了他的书风特点:书写轻松自如,平淡中蕴奇秀,用笔圆润精妙,法存笔端,真正是潇洒出尘、游刃有余。在书写上,他行笔轻捷,转折自如,用笔精到,没有拙滞之笔;用墨也非常讲究,枯湿浓淡,尽得其妙;在章法上,字距密,行距疏,布局疏朗匀称,与平淡率真的书风相和谐,具有清润虚灵、古淡散逸之美。

文徵明《行草诗轴》,水墨纸本,大字端庄峻拔,气势磅礴。文徵明《行书诗册》二十五开,抄录自作诗三十首,书风温润秀劲,法度谨严而意态生动,为文氏行书精品。山博的明代文彭《行书五律诗轴》亦是十分罕见的巨幅之作。

有明一代姿媚书风占主流的时尚下,晚明还萌发着一股尚丑、尚狂狷之美的思潮,涌现出徐渭、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一批“狂怪”派书家的作品,在此次展出中仍是不同寻常。

董其昌的《行草诗轴》,水墨绢本,古淡雅致、秀润清新。王铎《仿米书陈思王三颂》,绫本手卷,书陈思王颂三首,乃仿米元章笔意,风樯阵马,痛快淋漓,灵动中加以苍劲,从中可见其对米书理解的深入和融合。“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辟蹊径”的张瑞图,其作品《书法对屏》,骨力劲健,运笔有折无转,乃其典型风格。

本次展出的傅山《草书五绝诗轴》、傅山的《草书诗轴》,长轴大字,苍逸雄奇、浑脱宕逸。前者为山博馆藏精品,后者曾为周道振先生旧藏,周先生是明代书法史尤其是文徵明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1987年,他曾将自己历年节衣缩食而收藏的《明清碑帖》84种230余册、明清名家书法绘画作品34件以及家藏文史类书籍424册捐赠无锡市博物馆。此件作品一直珍藏在周家数十年而未外露。

三、清代书画

清代绘画,在当时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方面的影响下,呈现出特定的时代风貌。卷轴画延续元、明以来的趋势,文人画风靡于世,山水画勃兴、水墨写意画法盛行。文人画呈现出崇古和创新两种趋向。在题材内容、思想情趣、笔墨技巧等方面各有不同的追求,并形成纷繁的风格和流派。宫廷绘画在康熙、乾隆时期也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并呈现出迥异前代院体画的新风貌。本次展出的既有宫廷绘画风貌的作品,又有清初四僧、金陵画派、扬州画派、在野文人画的精心之作。

清朝依照前代,同样也在宫廷内有宫廷画家进行绘画创作,规模庞大,但流传下来的作品并不多。此次辽博展出张镐的《瀛台赐宴图卷》,清乾隆十一年(1746),乾隆皇帝于农历八月廿八日,在瀛台赐宴宗室王族和公卿大臣。张镐遵旨绘此《瀛台赐宴图》以记其盛。全图采取纪实的画法,将“乾隆盛世”巨大的国宴场面画出,为清代宫廷绘画代表作品。

宫廷画家董诰的《山水花卉册页》,上下册二十四开,清宫旧藏,内钤有乾隆、嘉庆多方御玺,每开均有乾隆帝御题七绝一首,御题的时间,是丁酉仲春月,即乾隆四十二年(1777)。当时乾隆六十六岁,董诰三十七岁。上册为设色山水十二开,每开有作者小隶书标题:晴岩香雪、山楼茗话、花港云归、层峦烟霭、野航晓渡、松壑日长、清溪倚棹、江天帆影、萝磴听泉、细雨轻舟、云坞精蓝,柳塘新霁;下册为设色花卉十二开,分别:白梅、山茶、金雀、桃花、紫丁香、绣球、垂丝海棠、刺、牡丹、蝴蝶花、黄杜鹃、长春。此册首尾洒金扉页上,钤有“避暑山庄”、“文园师子林宝”巨玺,说明曾贮于承德离宫的。而《石渠宝笈》著录时却将其编入“宁寿宫藏”,这说明后来它被送回了紫禁城宁寿宫,供乾隆“娱老”之用。

同为乾隆时期供奉内廷的杨大章,清史记载其“亦赋色修洁,可与邹一桂颉颃,花鸟以二人为最工”。本次展出其《碧桃翠雀》图轴,设色清雅,描绘生动传神,上有乾隆御题诗,原为清宫旧藏,经《石渠宝笈》著录,当为清代宫廷花鸟画之精品。

此次展出的王铎的《设色山水图册》、朱耷的《两小无猜图》,及王翚《山水图轴》、禹之鼎《采桑图》、袁江《渔乐图》,俱为首次展出,是清代绘画艺术的上品之作。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石涛《山水人物四屏》十分精彩,款识中言画于丙午年即康熙五年(1666),石涛时年24岁。四幅绘画表现手法,竹石皴法以渴笔勾勒为主,既清瘦又高古,坡石的脉纹勾勒奇古。既有北宋李公麟游丝之法,也有南宋周季常烘染之痕迹,最主要还是石涛自家手法为主,随心所欲。点苔之笔皆以中锋完成,地花地草,错落有致。人物的线条舒展,神态各异,师古李公麟笔法淋漓尽致,是清代道释画的集大成人物画家。另依据款识时间及绘画内容判断,大都会博物馆藏的《十六阿罗汉应真图》卷、《百页罗汉图》册页、《莲社图》卷的人物面目、服饰、神态,树木、山石的画法,都是以本四屏为参照的,应为以上三本的祖本,具有开宗之意义。

清代书法在近三百年的发展历史上,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蜕变,它突破了宋、元、明以来帖学的樊笼,开创了碑学书法,特别是在篆书、隶书和北魏碑体书法方面的成就,可以与唐代楷书、宋代行书、明代草书相媲美,形成了雄浑渊懿的书风。尤其是碑学书法家借古开今的精神和表现个性的书法创作,使得书坛显得十分活跃,流派纷呈,一派兴盛局面。

此次展出的清代帝王的书法作品,异彩纷呈,亦自可珍。清代帝王的书法作品,顺治皇帝书善钟(繇)、王(羲之)二体,书法严饬工瑾,有清十三帝中,唯雍正皇帝字可与之相提并论,为难得之品。康熙皇帝尤好明代董其昌的书法,康熙的“董书”就是在沈荃的指导下练就的,“上有所好,下有所效”,在康熙皇帝的提倡下,董书风行天下。乾隆皇帝是位多才之君,尤喜舞文弄墨,他的书法独爱赵体(赵孟頫字),对赵体下过大力气临习,特别是对赵的《寿春堂》与《三门记》所下的功夫奇绝超人。本次展出多件乾隆御笔,其中《御临王帖》和《御临倪瓒画谱》各册页八开,均用心之作,精美雅致。另有《逰平山堂即景补詠》,水墨绢本,行笔如行云流水,彩绘牡丹描边,彰显雍容华贵气韵,著录于《钦定南巡盛典》卷十四。

本次展出的清代名臣名家的书法众多,有朱耷、王士禛、金农、郑板桥、永瑆、龚自珍、曾国藩等多件名家书作,多是传世的精心作品。另如山博展出的郑板桥《行书七律诗轴》等,为首次展出。

在辽宁省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的鼎力支持下,及国内外诸位资深望重的鉴藏家的热情支持下,前三届“宋元明清展览”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更受到国内外收藏界的瞩目与热切的关注。在此,保利艺术博物馆深表诚挚的谢意!几年来大家的合作也得到高层领导、各界同行、普通百姓高度的赞扬,来之不易,特别是三馆合作期间,展览工作人员的辛苦与付出,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称赞。

此次展览,不仅让广大观众领略中国千年丹青的艺术魅力,而且也是一次中国传统文化的千年际会,更是一次难得的文化饕餮盛宴,欣慰于斯,感怀于斯。

  

稿源: 新浪收藏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