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谷:海上旧梦里新疆的浓颜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3月16日 18:35:40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艺术简历与展览年表

肖谷 山东蓬莱人
1958年生于上海
上海油画雕塑院常务副院长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2012/3
担任"上海春季艺术沙龙"组委会副主任
组织并参加"上海油画雕塑院年展" (上海·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
举办第7次个展"海上·西域——肖谷美术作品展" (新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
出版《海上·西域——肖谷美术作品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1
担任"上海艺博会"艺委会委员
担任"上海春季艺术沙龙"艺委会委员
担任"上海青年美术大展"评委会主任
担任"上海历史文脉美术创作工程"评委
担任"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美术、文博项目"评审组副组长
参加"上海艺博会" (上海·上海世茂中心)
参加"油画名家汇展" (上海·徐汇艺术馆)
参加"青花·GHINA" (上海·游艇会)
组织并参加"瓷心画意四人展" (上海·云空间)
参加"阳光新疆——写生作品展" (北京·中国美术馆)
参加"丝路明珠美丽喀什作品展" (上海·上海图书馆)
参加"流·畅——上海硬笔画会展" (上海·香山美术馆1
参加"天山南北——中国美术作品展" (北京·中国美术馆)
参加"师法自然——上海美术家写生作品展" (上海·香山美术馆)
参加"英姿九十——江浙沪名家美术作品展"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
参加"上海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美术作品展" (上海·上海展览中心)
参加"崇敬——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上海版画展览" (上海·徐汇艺术馆l
参加"对话文明,中法艺术家世界遗产发现之旅美术作品巡展" (法国·巴黎艺术城展览馆)
组织并参加"为人生的艺术——纪念新兴木刻运动80周年中国现当代版画展" (上海·上海美术馆)
举办第5次个展"恣意——肖谷素描艺术展" (上海·上海游艇会)
举办第6次个展"色·粉——肖谷色粉画展" (上海·徐汇艺术馆)
策划"素描与中国画——吴作人作品展" (上海·徐汇艺术馆)
出版画册《"东庄图"创作第一阶段图册》(《国家美术》杂志)
出版画册《恣意——肖谷2011素描、色粉画作品选》(《美术天地》杂志)

 

 
上海人肖谷,援疆三年。
如同一株植物,被移植在龟兹。
三年后,他带走了一些塔里木盆地的金沙,和在油画颜料中,抹在绷紧的画布上。
人不是植物。但实际上,大部分人的一生,也如植物一样,只活在一个或大或小的区域中,是这个地方最重要的"土特产"。人更像一株长了脚的植物,是动物和植物的混搭,可以走走、不能老走,可以停停、不能老停。有多少漂泊者的灵魂,如同一路上幻幻灭灭的花朵,散发出荒凉、陌生、虚无的气味,吹动着背井离乡的梦境,一个你曾经住过的老房子,还在唤你回去,在进入梦中,炉中炭火莫名炸响,拧不紧的水龙头滴嗒滴嗒,黑夜大雪蹑手蹑脚在房顶铺一层耀眼的白,昏暗菜窖里的大白菜,静静腐烂,散发着熟悉的发酵中的味道。
每一个地方,都是有灵魂的。
这灵魂由干百年来无数过往的生命来喂养。
时间长了,看似空旷的大地和影影绰绰的村镇,就有了灵魂附体般不由自主的宿命。一般来说,风土只是这灵魂的内衣,风情也只是她走过时散发出的一缕异香。就像土地总是选择适宜的植物——土地也选择人,选择人的肉体和灵魂,把他搂在怀里,百般爱怜,视若己出。有些人更像是不明就里的养子,恩怨缠绵,被爱和叛逆交织成一生,感恩父母又怀疑自己的血缘,无端想念虚构的娘亲。还有些人,是永远的客人,哪怕他生于斯长于斯,一辈了不曾离开也不想离开——但他就是客人,度过失望、失血、失根、失神、失魂落魄的一生。
这有灵魂的土地,一直在召唤和接纳世间不安分的浪子。
热切的远方,如磁石般聚集起心灵的同类,就像头顶银河,旋转的光环。新疆是画画的天堂,但也不是所有画家都能进入这无边远际的空旷,并且引爆色彩与想象。这植被稀少的干旱区域,同样擅长出产奇花异果。大多数的种子,在这里完全不能生长。但同时,又有一些种子,只有在这里才能结出最好的果实。
肖谷,一个上海画家,一头扎进西域,并且生根、发芽、开花,结出美丽疯狂的果实。我只能说,天降造化。那上苍,溢出的宝贵一滴,落在肖谷的额上。
肖谷来疆三年。三年中大部分时间,他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文体局工作。阿克苏所辖的地方,大致就是古代西域的龟兹。龟兹这个地方,历史上大大有名。就像它的读音,被定格成一种蓝靛金箔的古老文明时光,在今天隐匿太久,是个太容易出错、又很难纠正的地方。那么,那么,怎样才能不出错呢?静下来,静下来,用心、入神,完全放松地溶入这令人晕眩的新疆大地,把自己分解成一粒粒漫漫无际的西域沙,就可以!
"西域·海上"。当想到要为肖谷办个展的时候,我就想到用这个互文、混搭的词,来命名。一碗金沙浮动在靛蓝的海上是造物主钟爱的元素,原始、纯粹、瑰丽,不着一物、不染纤尘,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限。古人以石为色,以植物为色以胭脂虫、蓝靛草、石榴皮为色,肖谷以沙为色,在一个更大的尺度上,重新开始。
上海开埠是在近代。1840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清王朝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将上海列入"五口通商"之地。之后,更多西方列强在这里开辟租界,上海成为"冒险家的乐园"。上海的涅槃,是在浦东开发之后,从种种意义上,它是环太平洋黄金海岸线最美丽的人间城池,如同它的名字,要上到海上。这样一个城,它的光,和西域有关,和龟兹有关:"西气东输"把古龟兹和大上海联系起来,那金黄靛蓝的火苗,多像一个有声有色的隐喻—一从龟兹出发,到海上。
肖谷,蓝靛金箔,向东向西,燃烧吧。
是为序。
                                                      (韩子勇)
稿源: 天山网收藏综合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