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古书于民间很荒唐吗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5月17日 17:53:13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近日,藏书家韦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感叹自己玩成了“孤家寡人”,因为当下大量的古籍善本基本都归了公藏,民间流传的精品只占到存世总量的百分之一二。而古书进入公立图书馆后,就变成了“死书”, 再也难以给爱书人带来乐趣。因此,他强调:自己手中的藏书最终要重新流入市场,这样才能给一代代的爱书人带来快乐和感动。

对此,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齐东方先生提出了不同看法:“如果说热爱就要让文物流到个人手里,这种逻辑很荒唐。而且以一己之力做古籍收藏,又能收藏多少?”于是,藏古书于民间的得与失、公藏和私藏的利与弊便成了业内藏家、专家争论的焦点。

文/图 记者 江粤军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齐东方:

只有“藏书于馆”

才能发挥古书公器作用

个人收藏古籍善本,可能会比公立藏书机构更爱惜书籍,但在发挥古书的公器作用上,则难以和图书馆相提并论。

藏书家如果能建一座图书馆,并对公众开放,那善莫大焉;如果做不到,只是把古书当成个人财富,那就很没意思了。书和文物不一样,书更需要人来读、来看。即便是文物,如果说热爱就要让文物流到个人手里,这种逻辑很荒唐。而且以一己之力做古籍收藏,又能收藏多少?

就古籍善本的修复和保护看,也是公立机构做得好。古籍容易被虫蛀,修复是个非常大的难题,需要高水平的专业人才,但当下国家又无法大规模培养,一般只有大型的图书馆才具备专业的修复队伍。毋庸置疑,书籍的生命力就在于被看,哪怕是古书,也是这样的道理,保存好的目的无非就是让后人也能看到。

同时我认为,中国近现代的学术之所以不发达,和我们的公共图书馆出现得太晚、公藏事业发展太慢大有关系。中国以前有藏书阁、天一楼,但那能算图书馆吗?什么人才能进去看呢?中国的图书馆是近代从国外传入的,到了五四前后才出现。有人将古代的藏书楼和图书馆混为一谈,其实是不对的,道理很浅显:图书馆是公益性的,而藏书楼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去的。中国近代为什么出不了大科学家和大学者,就是因为普通人没有看书的机会。一个国家,只有图书馆、博物馆等公藏事业发展了,才能让更多人获得知识,促进现代化进程。所以图书馆、博物馆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很大的进步。

总之,所有文物(包括古书),在个人手里,并非不行,只是缺少公益性。好的、价值很高的东西,如果深藏不露,什么作用也没有。如果好书进了图书馆,工作人员千方百计不让人看,那是图书馆管理上的问题,属个别现象,或者制度上不够完善。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天山网综合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