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玻璃系列展——战国蜻蜓眼赏析

www.ts.cn 天山网   2013年08月16日 15:05:0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近日亮相上海玻璃博物馆的“古玻璃系列展——战国蜻蜓眼珠饰”中,34组从古代战国墓穴中出土的蜻蜓眼纹古玻璃珠饰,展现了两千四百多年前中国工匠所掌握的高超古玻璃制造工艺

在古玻璃研究专家牧之的眼中,战国蜻蜓眼是一把能解开那个“礼崩乐坏”的时代种种历史谜团的钥匙。他认为,出自楚国的成语“买椟还珠”中的“珠”指的未必是珍珠,“可能性更大的是蜻蜓眼”。 ]

战国也有玻璃?这个问题,琉璃资深藏家牧之已经被追问了无数次。而他的答案相当肯定:“有。而且不只是有,2000年前,这些小玻璃珠工艺精湛、价值连城,堪与和氏璧媲美。”在最近上海玻璃博物馆举办的“古玻璃系列展——战国蜻蜓眼珠饰”中,34组从古代战国墓穴中出土的蜻蜓眼纹古玻璃珠饰,向人们展现了那个时代鲜为人知的玻璃工艺。

事实上,战国时期,中国就有古玻璃制作工艺并非牧之一家之言。上世纪20年代,加拿大传教士威廉·查尔斯·怀特在河南洛阳活动时,从当地盗墓者手中搜集到了一些出自周朝故址金村的古玻璃珠饰。这些珠饰纹路类似于蜻蜓复眼,和两河流域以及古埃及的护身符颇有相似之处。惊讶之余,他连忙请英国专家对珠饰进行鉴定。结果,专家发现这些古玻璃中含有大量重金属铅和钡,与西方含有钾钠钙成分的古玻璃完全不相同,从而得出这是中国周至战国以来特有的铅钡玻璃的论断。此结论不啻为在古玻璃学界投放了一颗重磅炸弹。

“但在国内,人们对玻璃的印象通常是廉价而实用的工业产品。国内专家对古玻璃乃至战国古玻璃的研究,也不过是近十几年的事情。比起陶瓷、玉石等古玩,战国古玻璃珠饰数量少,玩家和藏家群体相对来说很小,完全是个冷门领域。”作为策展人,牧之在展览期间以讲座的形式,从战国玻璃的起源、工艺、加工方式入手,为参观者讲述了古玻璃掀起的时代涟漪。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的采访时,他还透露了多年来对古玻璃的研究心得。牧之认为,像“随珠和璧”、“买椟还珠”、“吕不韦的发家生意”,这些人们耳熟能详却又未能完全参破其中玄机的典故,其实都和战国古玻璃珠饰息息相关。

战国玻璃的尘埃

如果没有灯光的映衬,展览上那些珠饰,外表看起来稀松平常,甚至还有几分古旧朴拙之感。只有在射灯的照耀下,其中一部分珠饰的坯体才会显露幽幽蓝光或者黄光,散发出一种特殊的美感。用牧之的话来说,“和西方的那些晶莹剔透的玻璃制品相比,战国古玻璃的美很内敛,并不是人人都懂欣赏。”

然而,当这些珍宝中的很大一部分还来不及在国人面前展露特殊美感,就已经被国外冒险家偷运出国。1928年,已经认识到古玻璃珠饰价值的威廉·查尔斯·怀特,用了六年时间,同美国人华尔纳等疯狂盗掘洛阳金村的东周王墓。他们带走的不仅有镶嵌金玉琉璃衮服的车马器、带钩、铜镜这些大件文物,还有一批蜻蜓眼珠饰。这些珠饰流失海外,几经流转,最后被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日本东京博物馆所收藏。

尽管英国专家经过现代光谱测序得出结论,认为中国的“铅钡玻璃”与西方的“钾钠钙玻璃”属于两个不同的玻璃系统,中国古玻璃是利用一种特有的原料独立制造出来的,但疑问仍然存在。第一个问题是,这些古玻璃的纹饰和两河流域的辟邪眼珠,以及古埃及的荷鲁斯之眼护身符有相似之处。那么,战国古玻璃源起究竟从何而来?难道早在战国时代,国人就与西域有频繁的贸易沟通?而且,为什么中国的工匠重新制定了玻璃的配方?第二个问题是,既然这些珠饰能够进入王侯墓葬作为珍贵的陪葬品,本身应该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为什么正史中几乎没有详细记载?而且,本土工匠掌握的高超古玻璃制造工艺,为什么没能流传下来,最终成了湮灭于历史中的断片?

关于第一个问题,洛阳博物馆考古专家张玉芳很肯定地认为,在战国以前,中国和西亚、印度等地已经有了交往。比如,《穆天子传》就详细地记载了西周穆王西游的故事。“虽然带有神话色彩,但专家通过对西周青铜器铭文研究发现,其中很多人物在历史上都是真实存在的,足以证明西周和西方有了贸易和交流。”两河流域同古埃及人的玻璃制造工艺,已经能够通过陆路贸易的渠道进入中国。“而且,我们再回头来看,战国蜻蜓眼珠饰虽和西方‘眼睛文化’有相似之处,但是你再仔细看,很多珠饰上已经出现了龙纹、蛇纹等图案,这是中国的图腾,只能出自中国工匠之手。”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新浪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