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榆:文物凝聚着民族魂

www.ts.cn 天山网   2014年04月04日 16:35:41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4月2日下午,石家庄市美术馆的学术报告厅里座无虚席,原中国国画研究院院长赵榆先生在这里举办的《略述中国文物艺术拍卖二十年》讲座,吸引了上百人前来听课。在中国文物艺术拍卖界,赵老已是泰斗级人物,从1992年新中国第一场文物拍卖会至今,亲历了中国文物艺术拍卖的二十余年,更见证了这个市场从无到有,从初次尝试到蓬勃发展的二十年。他认为正是因为有了拍卖市场,才让公众真正懂得了文物和艺术品的价值。

河北文化哺育了我

赵榆1939年出生在天津市,1961年毕业于河北沧州师范学院。来到石家庄,赵榆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河北文化哺育了我”。虽然自己大半生的时间都是在北京度过,但是对自己年轻时求学的经历,却给他留下了终生的记忆。

1974年时,当时只有25岁的赵榆被调入国家文物局工作,从此就与文物结下了缘。回忆当时,赵榆告诉记者,那时候的大多数国人对文物的概念几乎是一片空白。说到这里赵榆还讲了一个故事,当时沧州一位老领导到北京开会,听说赵榆在文物局工作,问他“文物局是干什么的”,赵榆说了半天也没解释明白,旁边一个随同的工作人员急中生智跟老领导说,“就是咱们那儿看铁狮子的”。“那时候连领导都不懂什么是文物,更别说普通人了”,赵榆笑着说。

1992年11月,新中国举行了第一场文物拍卖会。赵榆就是那场拍卖会的组织者之一,“大家都不懂,就从香港请来专家给指导,很多人也是从那次拍卖会后才了解到什么是艺术品,什么是文物,明白了为什么它们那么值钱”。

拍卖激发了民族情怀

1992年的那场拍卖会,最终的实际成交额只有300万元人民币,而到2012年时,中国一年的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已经达到了580亿元。对此赵榆说,“二十年来,中国的文物艺术品市场一直都是稳定快速地增长,而且中国市场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不受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无论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东南亚金融危机,还是21世纪的美国金融风暴,都没有冲击到中国的文物艺术品市场。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经营的是民族的文化,每一件能够在拍卖市场流通的文物艺术品,都凝聚着中华民族的历史,可以说是卖一件少一件。所以说市场是公平的,因为有了合法的市场,要想了解一件文物的价值到底有多高,把它放到拍卖市场上就能知道。”

赵榆认为,有了拍卖市场,也更加提升了国人的民族自尊心,“许多人开始关注艺术品,也自己做收藏。许多大收藏家都逐渐有了民族情怀,那就是把我们流散到海外的艺术品带回来,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虽然现在主动把买到的文物捐给博物馆的人还不多,但是我想这是一个个人修养提升的过程,不能强迫人家。随着相关的政策越来越完善,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把自己从海外收回的文物,捐献给博物馆。”

大师不应该是自封的

对于当今的艺术消费市场,赵榆说道,“我说市场是公平的,但它也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又这么说呢,就是现在市场中有炒作的行为,人为制造一种潮流。特别是一些当代的艺术作品,根本达不到大师们的高度,但是价格有时候却比大师们的作品还要高。这就是有人暗中进行炒作。潮流总是会过去的,作品究竟有多高的价值,应该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验证。如果当代的一些作品,一百年后还能被大家所接受,这才叫价值。”

谈到这里,赵榆又展开话题说,“我们知道的真正的大师,比如齐白石,再比如黄宾虹和李可染,之所以能够成为公认的大师,因为他们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做到了开宗立派。他们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能够甘于清贫,孜孜不倦,正因为有如此高尚的品格,才得以磨练出超群的艺术修为。而现在的市场上,很多美术家思想空洞浮躁,自己把自己包装成大师。我觉得一个人是不是真正能配得上大师这个称谓,现在不必急着给自己加个这么个虚名,后人自然会有客观的评说。”

成为大师,赵榆认为文化修养必不可少,“现在很多都是科班出身,学美术的就是学美术,别的什么都不关注,我过去认识的艺术大师们,都有着极高的文化修养,比如黄胄和黄宾虹,都是国学巨匠,只有有了文学历史上的积淀,在创作上才能有独到的神韵”。

赵榆 1939年出生于天津;1961年毕业于河北沧州师范学院;1974年进入国家文物局文物处工作;1980年任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商店业务负责人;1989年调入文化部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1995年退休;著作有《拍卖业在中国》等。


手机天山网
iPhone客户端

手机天山网
Android客户端

天山网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关注)
稿源: 新华网 责编: 温云楠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