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击雅贿:切断艺术品拍卖虚热链条

大家 2015-03-06 15:41:55来源:时代周报
进入论坛
分享到

一度天价横飞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近期平静了许多。

  这与中央全力推进的反腐行动,不无关系。自去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以来,文艺界打虎拍蝇行动便拉开了大幕。其中,清除“雅贿”现象是焦点之一。

  所谓“雅贿”,是指直接向官员行贿变现力强、市场价值高的艺术品,或者通过炒高受贿者或其亲属的字画的市场价值变相行贿。

  中纪委官网发表评论指“行贿者以艺术之名,对官员行‘雅贿’之实,既污染了艺术,又败坏了官德”

  姚智铭、佟铁利等多位国内资深书画收藏家、鉴赏家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艺术品拍卖环节是助推雅贿实现的重要环节。

  从鉴定,到竞价再到交割,艺术品拍卖的每一个环节均大有文章可做;阻击雅贿,也需要从中找寻端倪,对症下药。

  喊出天价成本几何?

  艺术品鉴定是拍卖得以进行的必要阶段,亦是“天价”埋下伏笔的重要一环。

  从现有的管理规定来看,我国艺术品在拍卖过程中有着详尽而完整的鉴定流程,但是这并不能约束市场价值的偏向。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地文交所的管理办法中看到,艺术品在鉴定估值过程中,要依据年代、真伪、质量、有无瑕疵等六要素,通过艺术鉴定、科技检测鉴定等六项鉴定流程。但是,“由于艺术品具有独特性、不可复制性等特点,因此艺术品的评价根本无法客观标准化定义,完全取决于收藏和鉴定、购买者的主观能动性。因此即使有所谓的客观规章流程,公允也完全是依赖道德约束才能实现的。”曾多次参与藏品拍卖活动的文玩爱好者金毓璁说。

  事实上,不仅是在中国,美籍华人收藏家苏宝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美国,艺术品的拍卖价值是否公允,亦完全是依赖职业道德的约束来实现的。

  高定价,为竞价环节的水涨船高提供了合理的台阶。

  不过,苏宝鸿表示,在美国,竞拍人不会随便喊出天价来,因为监管规定要求竞价必须与支付能力相匹配。美国的纳税监管体系可以清楚地了解到竞拍者竞价的真实性。如果竞拍者的对应纳税记录不能与之喊出的天价相匹配,则将接受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是否涉嫌洗钱。

  《艺术战争》的作者江因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税控监管、资产公开本是管理艺术品拍卖市场最好的办法。但在中国,由于缺少严格的税控监管,一批不具备收藏知识背景的竞拍者,曾一度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创下疯狂的“业绩”。

  2013年以来,中国的艺术品拍卖价格有所回调,但欧洲艺术基金会的《TEFAF2014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仍显示,2013年全球艺术品成交总额为474亿欧元,其中中国占24%,达到113.76亿欧元,约合129亿美元,798亿人民币,仅次于美国。

  多位业内人士预计,将于2015年3月公告的2014年全球艺术品市场成交额中,中国占比或略有下降,但成交额仍有望突破800亿人民币。

  监管的漏洞也被一些有着特殊身份的“书画家”所利用。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多家拍卖公司网站统计的不完全数据发现,在过去的几年间,一名官员的作品售价已突破80万元/平尺,其送拍的12幅作品成交总额达到7255.7万元人民币,但鲜见其纳税的信息,记者多方查询均无所得。

  江因风透露,最高检反贪污总局和中纪委的调查人员曾先后找他了解相关情况。他的建议是从税收查起。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向中纪委相关人士询问,对方表示,此事尚未有定论。

  操作竞拍的秘密

  竞拍环节,则隐藏了更多的秘密交易。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丹红和江因风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艺术品拍卖市场存在着许多“操作拍卖”。

  一般来说,这种拍卖都是买家和卖家事先约定好,到达双方约定好的关联拍卖行进行交易。即卖家将拍品交给拍卖行进行拍卖,买家按约定好的时间参与竞价,几轮喊价之后,喊到卖家的心理卖价,然后宣布成交。金毓璁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据介绍,在上述拍卖交易中,拍卖行通常只允当媒介平台的作用,仅收取拍卖手续费。但也有些高级拍卖公司或者拍卖行,因为具有一定的市场操控能力,可以在提供交易平台的同时,提供买卖双方的中介“勾兑”工作,从而获得更高的利得。

  变相雅贿以及洗钱也正是通过此类操作得以实现。

  但2008年之前,中国艺术品竞拍的成交额几乎不被纳入统计。包括姚智铭、佟铁利、金毓璁等在内的中国收藏界资深人士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那时,艺术品市场于中国公众,几乎毫无认知。

  缘何出现如此骤变?江因风说,这是因为,2008年以前鲜有人意识到利用艺术品行贿受贿或洗钱,但是随着中国在2004年7月成立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监控金融机构的大额和可疑交易,并于2006年出台了《反洗钱法》后,传统洗钱途径风险暴涨,于是洗钱便从金融机构迅速转移到艺术品、文物、古董、红木、翡翠玉石等较为隐蔽的洗钱渠道。

  今年2月初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其受贿案牵出来的神秘商人王耀辉,便曾是热衷制造天价的艺术品假拍者。王耀辉曾任中辉国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10年,王耀辉以4.3亿元天价拍下被日本专家认定是日本造假集团伪造的黄庭坚《砥柱铭》。随后,在没有付款交割的情况下,王耀辉利用从保利拍卖开出的发票来作为抵押凭证,抵押给自己控制的吉林信托,并最终从合作银行套取2.5亿元信托基金融资,转投入当时国家已紧缩银根的房地产业。

  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王耀辉拿到钱后,将其中的30万元行贿给杨琨作为澳门赌博的赌资。而保利拍卖提供给王耀辉用来作为贷款抵押的发票,则最终以未收到买家付款交割而作废销账。

  据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过去几年里,成交额超过亿元、最终未付款交割的艺术品拍卖共有12宗。

  通常来说,艺术品拍后,买家不付款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拍后买家发现拍品的重要瑕疵,比如能证明拍品为假;另一种则是天价假拍的必然结果。

  业内人士称,天价假拍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的常见骗局。天价假拍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很明显的伪作天价拍出;另一种则是只造天价,不买单。

  如何打击艺术品洗钱

  江因风介绍,艺术品洗钱的有其自身的特点。

  与传统的洗钱方式相比,艺术品洗钱非常隐蔽,洗钱过程被伪装成合法的艺术品交易,甚至成为爱国之举。

  而且,利用洗钱过程造成的艺术品升值部分,不但可以对冲掉洗钱手续费和艺术品交易税,还可以获取暴利。一些艺术机构利用艺术品洗钱也可以拿出光鲜的财务报表。延伸下去,关联官员的贪腐行为也随之“合法化”。

  此外,艺术品洗钱成本更低。一位曾供职于央行反洗钱局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般通过地下钱庄进行几千万元以内的小额洗钱的手续费在3%-5%,数十亿元以上的洗钱一般通过跨国洗钱组织进行,手续费为5%-10%。而通过艺术品洗钱的手续费一般在5%左右,艺术品的实质交易价格就作为洗钱手续费的一部分,一般在3%以内。为了控制洗钱手续费的成本,利用艺术品洗钱就必须将洗钱的艺术品价格提高30-100倍来交易,当然是艺术品提价越高,洗钱手续费成本就越低。这也是天价假拍形成的根源。

  之所以这样,上述反洗钱人士表示,我国的《反洗钱法》需要扩大应用范围。而且,与欧美国家相比,这部法律仍有待进一步完善。在欧盟,新推行的反洗钱法案规定:对超过7500欧元的艺术品进行跟踪,并对交易双方的身份进行报备。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温云楠]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